反思“未来已来”的教育

发布日期:2019-11-13 11:02:28    浏览次数: 3068

目前,“穿墙而过”、“智慧教育”、“网络课程”、“知识服务”等多种教育模式正逐步显示出其领先地位,预示着教育的未来已经到来。反思教育:转向教科文组织写的“全球共同利益”概念?“报告,从反思的角度看“未来已经到来”的教育。面对“未来已经到来”的教育,我们应该如何以反思的态度接受这个新生事物?哲学家汉斯·乔纳斯对包括教育在内的现代社会的许多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根据乔纳斯倡导的责任伦理,我们可能为反思教育的智慧打开一扇新的大门。

审视他人:设定教育的“距离”

“未来已经到来”的教育呈现出各种独特的教育形式,如“云教育”、“免费学校”和“电子书包”。数字技术继续为知识创造提供真正的条件。网络将改变学校的时空格局,教学范式和认知方法也将随之更新。这些变化似乎表明人类教育发生了重大变化。乔纳斯认为,许多人类事业越来越远离“责任伦理”。他称这项只关注人类自身的短视研究为近距离伦理。我们也有可能将乔纳斯的伦理隐喻转移到教育领域。当教育的焦点只集中在人本身时,这种教育最终是以人为本的教育,这种狭隘的教育观可以称为封闭教育。

封闭教育反映了教育目标的设定受到人的限制,尤其是教育目标的设定缺乏一定的可行性。例如,我们应该实现什么样的教育目标?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教育经验来实现这些目标?如何有效地组织这些教育经历?我们如何能确定这些目标正在实现?显然,我们仍然无法回答70年前r.w .泰勒(r.w.tyler)在课程和教学的基本原则中提出的教育目标问题,这个问题符合人类,甚至超出了人类的范围。这足以表明当前的教育仍然是一种围绕着人类的密切教育。乔纳斯认为,人类“必须考虑人类的长期存在,否则任何行动的后果都不会对未来的生活造成损害”。毕竟,教育不是注重人的发展的短程教育。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把人放在世界上并着眼于未来的远程教育。

为了实现远程教育,我们应该在教育目的和知识学习方面做出努力。首先,就教育目的而言,乔纳斯和美国教育哲学家奈尔·诺丁斯有着相同的伦理关切。教育的目的是促进学习者学会关心,即学会“关心他人,关心自然和物质世界”,学会关心生活世界中的一切存在。第二,在知识学习方面,乔纳斯认为“基础知识必须努力跟上我们力量的短暂影响,必须使其短期目标受到批评,并产生长期后果”。这进一步表明,除了培养学习者的认知能力之外,我们还需要注重培养他们的非认知能力,如“社会和情感技能”,努力实现知识创新与社会实践之间的意义重构,从而为人类的利益和世界的进步付诸行动。

注重学习:承担教育的“责任”

自从vittra telefonplan学校在瑞典成立以来,人们就开始关注未来学校的设计理念,认为未来学校应该是一个有趣、开放、互动的空间,因此不会有固定的教师、课桌、椅子和隔墙的划分。在美国建立的广告阿斯特拉学校没有统一的课程表,甚至没有家庭作业。学习者只能通过基于问题或基于项目的学习来完成相应的任务。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教育模范学校。这些学校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充分尊重学习者的兴趣,把学习和游戏有机地结合起来,学习的时间和空间可以实时调整和控制。就学习时间和空间而言,传统的学习时间已经成为非单向的、线性的,空间也不是分离和封闭的。学习时间和空间正在朝着三维、开放、可塑和增长的趋势变化和重建。

除了转换和重建学习时间和空间,人工智能还为改变人类学习方法增添了许多光彩。人工智能将人类学习从固定接受学习转变为“混合学习”、“适应性学习”和“无边界学习”等智能学习模式。具体来说,基于人工智能的学习更多的是人机交互的形式。将来,伴随阅读、练习和监督的工作将由机器人而不是人来完成。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类学习将进入更高的学习和思维水平。然而,目前的人工智能不能充分参与人类的学习活动。人工智能目前只能做程序性的串行处理,而人类有顿悟、转移、推理、批评、想象和其他人工智能没有的思维。因此,我们不能随意将人工智能引入人类学习活动。我们甚至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取代所有人类的思维。

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教育,人工智能在人类学习活动中的参与仍然只是一个教育实验。乔纳斯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并深刻地提醒我们,“在教育中进行的实验已经影响了受试者的生活,也许还影响了整整一代学童的生活。”无论人类实验的目的是什么,它通常都是一种负责任的、非实验性的、真正恰当的与受试者的交流。此外,即使是最崇高的目标也受到这里提到的责任的约束。“总之,我们不能以降低教育质量为代价任意进行某种实验,否则会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关爱未来:启蒙教育的“启示”

目前,教育实施过程仍然是以学校为中心,以教学为中心,教育内容由权威机构选择,教师单向传递旧知识,学习者被动接受固有信息。未来教育所设想的智能教学、智能教室和数字学习等新的教育方法可能与当前的教育形式存在一些矛盾。例如,如何有效地将教育时间和空间结合起来?如何选择教学内容?人工智能如何介入教育领域?在线学习和离线学习如何有机结合?乔纳斯没有正面回答这些紧张的未来教育问题,但他从责任伦理的角度提醒我们,“这里的关键是,从长期、未来和全球化的角度探索我们日常、世俗和实际的决策是一种伦理创新”。这表明,解决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分析教育问题本身,而只有立足长远全局,才是解决未来教育矛盾的可行途径。

乔纳斯用“恐惧启发式”为未来教育提出了一个可行的计划,即“人们必须在尊重民族性格的前提下倾听人类超国家事业的声音,从而赢得对民族性格的认可,并承认它是最高事业”。问题是,谁应该执行教育的重要任务?乔纳斯认为,父母和政府是承担这一重要任务的完美伙伴,因为“当人们想到父母的责任时,他们应该有一种关心后代的崇高感,当他们想到政治家的责任时,他们应该有一种关心后代的使命感”。

虽然乔纳斯没有为未来教育的实现提出更具体的实施步骤,但从目前世界教育的整体格局来看,各国仍然需要实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的四大教育支柱概念,即教育应该促进学习者学会了解、学会做、学会合作、学会做人。事实上,我们仍然需要培养那些继承文化、创造知识、有良好意愿和为社会服务的人。任何时候都需要这样的人。我们应该继续挑战和解决更加复杂、情感、创造力和活力的教育问题,并在教育实践过程中对“未来已经到来”教育责任的伦理维度进行新的思考。

(作者: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下注 江苏快3 重庆彩票网 pc蛋蛋购买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