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奋斗者”任继周:新中国成立70周年感言

发布日期:2019-12-02 12:41:48    浏览次数: 4639

新中国成立一年以来,我一直从事草原科学的教学和研究,见证了过去70年的变化。这种变化太大了,无法用“惊人的才华”来概括。

教育的规模反映了学科的发展。当我1950年第一次到达兰州时,两所学校只有两门课程,三名专业教学研究人员(其中两人现已死亡)参与了整个西北地区的草原工作。现在它已经发展到草原科学的39个专业。仅在2018年,又增加了五所草学院。它的分布已经走出西方,覆盖了全国。目前,草原科学专业本科生4000余人,研究生1000余人,研究生500余人。就办学体制和规模而言,它名列世界第一。在学科素质方面,有些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这种增长很难用任何尺度来衡量。

野外试验站体现了草原科学的基础。自1956年在甘肃建立第一个国家定位站以来,中国科学院现已率先加入各种教学和科研单位,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数十个定位站,形成了世界上最完善的观测站网络。不仅对草原进行监测,而且涉及土地和资源的所有生态要素。

专业出版物反映学术水平。全国已建立三个期刊级和五个中级专业刊物,总量居世界第一。

更重要的是,草原科学在过去的70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国逐渐走出了“以粮为本”的旧传统。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进一步推进农业结构调整,加快草业和畜牧业发展,支持青贮玉米、苜蓿等牧草种植,开展粮饲结合种植模式试点,促进粮、济、草三元种植结构协调发展”。农业和农村事务部贯彻这一精神,进一步做好了“草牧试点”和“粮饲试点”的网络布局。虽然仍处于“试点”阶段,但已向我们多年倡导的草原农业体系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农业结构已明显接近小康水平的粮食结构。我们相信,只要符合国家的需要和时代的脉搏,草原科学必将加速发展。这70年的努力将是古代和年轻中国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就我个人的成就而言,与中国草业的发展相比,简直是沧海一粟。我在95岁的时候获得了很多国家的奖项,尤其是“最美丽的斗士”的称号,这让我更加内疚,加重了我对历代先辈和烈士的原罪。我只能感谢党和国家多年来的支持和鼓励,希望把我有限的余生献给草原科学,直到生命的尽头。

(任继周,兰州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高级院士)

资料来源:中国日报

江苏快3购买 manbet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